會員招募1000_80 (3)

民政部副部長詹成付:論黨的自我革命

2020-09-28 10:03   機關黨建研究 投搞 打印 收藏

0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了關於黨的自我革命的一系列重要論述,這些論述內涵豐富、思想深邃,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重要組成部分,為新時代深化黨的自我革命、推動全面從嚴治黨向縱深發展提供了重要遵循。我們要以習近平總書記關於黨的自我革命的一系列重要論述精神為指導,發揮好黨的自我革命優勢,不驕傲、不停步、不懈怠,自覺把黨的自我革命進行到底。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了關於黨的自我革命的一系列重要論述,這些論述內涵豐富、思想深邃,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重要組成部分,為新時代深化黨的自我革命、推動全面從嚴治黨向縱深發展提供了重要遵循。我們要以習近平總書記關於黨的自我革命的一系列重要論述精神為指導,發揮好黨的自我革命優勢,不驕傲、不停步、不懈怠,自覺把黨的自我革命進行到底。

一、勇於自我革命是我們黨最鮮明的品格,是被黨的歷史反覆證明了的巨大優勢

自我革命,是主體自覺進行自我揚棄的過程。中國共產黨的自我革命,就是堅持不忘初心、牢記使命,通過自我淨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永葆黨的先進性和純潔性,使黨經得住各種風浪考驗、始終走在時代的前列、始終得到人民衷心擁護和堅定支持。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的那樣:“中國共產黨的偉大不在於不犯錯誤,而在於從不諱疾忌醫,敢於直面問題,勇於自我革命,具有極強的自我修復能力。”

勇於自我革命,是被黨領導的新民主主義革命歷程反覆證明了的事實。

在領導人民進行反帝反封建、爭取民族獨立和人民解放的鬥爭中,我們黨突破武裝鬥爭“城市中心論”的框框,開闢了農村包圍城市、武裝奪取政權的革命道路;在遵義會議上結束了王明“左”傾冒險主義在黨內的統治,確立了毛澤東同志在紅軍和黨中央的領導地位,從而使紅軍和黨中央在極其危急的情況下保存下來,並且在這以後又戰勝張國燾的分裂主義、勝利地完成長征,打開了中國革命的新局面;以反對主觀主義、宗派主義、黨八股為主要內容的延安整風運動,從思想根源上糾正了黨的歷史上歷次“左傾”以及右傾的錯誤,為抗日戰爭的勝利和新民主主義革命在全國的勝利,奠定了重要的思想政治基礎。

勇於自我革命,是被黨領導的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時期歷程反覆證明了的事實。

新中國成立之初,毛澤東同志就要求全黨以“兩個務必”的精神、“趕考”的態度以及“決不當李自成”的決心,把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黨自我革命的光榮傳統發揚光大。在一窮二白的基礎上,我們黨帶領人民確立了社會主義基本制度,成功實現了中國歷史上最深刻最偉大的社會變革,為當代中國一切發展進步奠定了根本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礎。在探索中國自己的社會主義道路的進程中,我們黨歷盡艱辛磨難乃至在“文化大革命”時走入歧途,但終由我們黨自己依靠人民予以糾正。

勇於自我革命,是被黨領導的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新時期歷程反覆證明了的事實。

結束“文化大革命”後,我們黨開始衝破“兩個凡是”的思想禁錮,並通過真理標準問題討論,重新確立了馬克思主義的思想路線、政治路線和組織路線,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作出把黨和國家工作中心轉移到經濟建設上來、實行改革開放的歷史性決策,實現了新中國成立以來黨的歷史的偉大轉折,成功開闢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形成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

勇於自我革命,是被黨領導的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實踐進一步證明了的事實。

以黨的十八大為標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們黨以巨大的政治勇氣和強烈的責任擔當,提出一系列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出台一系列重大方針政策,推出一系列重大舉措,推進一系列重大工作,解決了許多長期想解決而沒有解決的難題,辦成了許多過去想辦而沒有辦成的大事。特別是堅定不移推進全面從嚴治黨,着力解決人民羣眾反映最強烈、對黨的執政基礎威脅最大的突出問題,形成了反腐敗鬥爭壓倒性態勢,黨內政治生活氣象更新,全黨理想信念更加堅定,黨的執政基礎和羣眾基礎更加鞏固,為黨和國家事業發生歷史性變革提供了堅強政治保證。

總之,黨的歷史表明,我們黨總能在推動社會革命的同時,勇於推動自我革命,始終堅持真理、修正錯誤,敢於正視問題、克服缺點,勇於刮骨療毒、去腐生肌。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我們黨為什麼能夠在現代中國各種政治力量的反覆較量中脱穎而出?為什麼能夠始終走在時代前列、成為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的主心骨?根本原因在於我們黨始終保持了自我革命精神,保持了承認並改正錯誤的勇氣,一次次拿起手術刀來革除自身的病症,一次次靠自己解決了自身問題。這種能力既是我們黨區別於世界上其他政黨的顯著標志,也是我們黨長盛不衰的重要原因所在。”

二、黨的自我革命任重而道遠,必須一以貫之地開展下去

我們黨的肌體已經有了自我革命的基因,黨也積累了推進自我革命的重要經驗,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們黨以自我革命精神推進全面從嚴治黨,清除了黨內存在的嚴重隱患,成效顯著,這是否就意味着我們從此可以高枕無憂了呢?回答是否定的。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昨天的成功並不代表今後能夠永遠成功,過去的輝煌並不意味着未來可以永遠輝煌”,“黨的自我革命任重而道遠,決不能有停一停、歇一歇的想法”。

為什麼説“任重”?習近平總書記指出,“黨的十八大以來全面從嚴治黨的成效是顯著的,全國人民給予高度評價,但我們不能自滿。要清醒認識到,黨內存在的政治不純、思想不純、組織不純、作風不純等突出問題尚未得到根本解決,一些已經解決的問題還可能反彈”,這些問題都有可能動搖黨的根基、阻礙黨的事業,必須以徹底的自我革命精神加以解決。應該看到,在長期執政條件下,各種弱化黨的先進性、損害黨的純潔性的因素無時不有,各種違背初心和使命、動搖黨的根基的危險無處不在,如果不嚴加防範、及時整治,久而久之,必將積重難返,小問題就會變成大問題、小管湧就會淪為大塌方,甚至可能釀成全局性、顛覆性的災難。

為什麼説“道遠”?這是因為我們黨面臨的“四大考驗”“四種危險”是長期的、尖鋭的。特別要看到,在新時代,我們黨領導人民進行偉大社會革命,涵蓋領域的廣泛性、觸及利益格局調整的深刻性、涉及矛盾和問題的尖鋭性、突破體制機制障礙的艱鉅性、進行偉大斗爭形勢的複雜性,都是前所未有的,偉大社會革命的長期性決定了黨的自我革命的長期性。我們黨作為世界第一大黨,沒有什麼外力能夠打倒我們,能夠打倒我們的只有我們自己。在新的征程上,我們一定要牢記習近平總書記的指示精神,把黨的自我革命不斷推向前進、推向深入。

第一,持續推進黨的政治建設,堅決做到“兩個維護”。

馬克思主義政黨具有崇高政治理想、高尚政治追求、純潔政治品質、嚴明政治紀律,如果馬克思主義政黨的政治屬性喪失了或玷污了,黨的先進性和純潔性就無從談起。黨的十九大明確提出黨的政治建設這個重大命題,強調黨的政治建設是黨的根本性建設,要把黨的政治建設擺在首位,從而為黨的自我革命指明瞭前進方向。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持續推進黨的政治建設,就是要牢固樹立“四個意識”、堅決做到“兩個維護”,在把準政治方向、堅持黨的政治領導、夯實政治根基、涵養政治生態、防範政治風險、永葆政治本色、提高政治能力等方面取得新成就。

第二,持續推進黨的思想建設,不斷堅定理想信念。

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實現了黨的指導思想上的與時俱進,為推進社會革命和黨的自我革命提供了強大思想武器。實踐永無止境,創新永無止境。我們要強化問題意識、時代意識、戰略意識,善於總結億萬人民新的實踐經驗,善於借鑑吸收人類一切優秀文明成果,及時回答時代和實踐提出的重大課題,用發展着的馬克思主義指導新的實踐。我們要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這個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21世紀馬克思主義,堅定共產主義遠大理想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共同理想,堅定“四個自信”,把全黨智慧和力量凝聚到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事業中來。

第三,持續推進黨的組織建設,不斷增強黨組織的戰鬥力。

中國共產黨是靠組織起家的,要求全黨黨員和黨的各個組成部分都要在統一意志、統一行動和統一紀律下面團結起來,成為有組織的整體。如果個人主義、分散主義、自由主義、本位主義、好人主義盛行,如果沒有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我們便不能應付今後長期革命過程中的複雜嚴峻鬥爭。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要健全包括黨的中央組織、地方組織、基層組織在內的組織體系,堅決扭轉一些領域黨的領導弱化、黨的建設缺失、管黨治黨不力狀況,使黨的各級組織都堅強有力、充分發揮作用。每一名黨員都要按照黨章要求參加黨內政治活動,增強黨的意識和黨員意識,接受黨性鍛鍊,在工作和社會生活中自覺發揮先鋒模範作用。

第四,持續推進黨的作風建設,不斷密切黨同人民羣眾的血肉聯繫。

黨的作風關係着事業的成敗。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工作作風上的問題絕對不是小事,如果不堅決糾正不良風氣,任其發展下去,就會像一座無形的牆把我們黨和人民羣眾隔開,我們黨就會失去根基、失去血脈、失去力量。”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要堅持不懈整治“四風”,抓緊解決人民羣眾反映強烈的形式主義和官僚主義、幹部不擔當不作為、侵害羣眾利益等突出問題。要始終把人民安居樂業、安危冷暖放在心上,紮實做好“六穩”工作,全面落實“六保”任務,切實保障和改善民生,用心用情用力解決羣眾關心的就業、教育、社保、醫療、住房、養老等實際問題,一件一件抓落實、一年接着一年幹,努力讓羣眾看到變化、得到實惠。

第五,持續推進黨的紀律建設,不斷純潔黨的肌體。

中國革命即將勝利的前夜,毛澤東同志深刻指出:“因為勝利,黨內的驕傲情緒,以功臣自居的情緒,停頓起來不求進步的情緒,貪圖享樂不願再過艱苦生活的情緒,可能生長。”實踐證明,對那些忘記初心使命的人、對那些侵害黨的肌體的言行,必須及時清除和處理,否則,黨就有淪為“俱樂部”或“雜貨鋪”的危險。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要堅持把紀律建設特別是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落實到位,堅決貫徹“五個必須”,繼續查處“七個有之”,堅持“老虎”“蒼蠅”一起打,重點查處不收斂不收手的違紀違法問題。要健全完善黨和國家監督體系,一體推進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堅決防範一切違背初心使命、動搖黨的根基的危險。

三、科學把握推進黨的自我革命過程中的若干關係,不斷提高黨的自我革命的成效

關於黨的自我革命和社會革命的關係。

要堅持以黨的自我革命引領社會革命,同時,又要確保黨的自我革命不能脱離社會革命。因為,離開了黨的自我革命,社會革命就會缺失領頭雁和正確方向;離開了社會革命,黨的自我革命就有陷入自娛自樂的危險。如有的黨務部門同志對業務工作研究不夠、關心不多,而一些業務部門同志往往以業務幹部自居,對黨建工作研究不多、關心不夠,由此造成的“兩張皮”現象還比較嚴重。解決這一問題的有效辦法,就是要發揮黨委總攬全局、協調各方的領導作用,對黨的自我革命和社會革命進行前瞻性思考、全局性謀劃、戰略性佈局、整體性推進,各級領導幹部堅持“一崗雙責”,從而在鬥爭實踐中實現黨的自我革命和社會革命的有機統一。

關於“變”與“不變”的關係。

要堅持“變”與“不變”的辯證統一。因為黨的自我革命是一種揚棄,是永葆黨的先進性和純潔性、提高黨的戰鬥力,而不是削弱黨、不是否定黨,因此,“變”中有“不變”,發展中有繼承,捨棄中有保留。凡是有利於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增強黨的團結,有利於鞏固黨的執政基礎、擴大黨的羣眾基礎,有利於增強黨的政治領導力、思想引領力、羣眾組織力、社會號召力的做法或探索,都是值得支持和提倡的。比如,在經濟社會發展過程中,黨的組織尤其是基層組織設置方式、服務方式和聯繫黨員與羣眾方式等都應隨經濟社會發展而調整完善。但不論怎麼變,黨的性質不能變,黨的宗旨和立場不能變,黨的理論基礎不能變,黨的崇高理想信念不能變,也不能因為黨內存在這樣或那樣的問題就削弱甚至否定黨的領導。

關於黨內監督與外部監督的關係。

要堅持黨內監督是最基本的、第一位的,黨內監督要和外部監督形成合力體系。因為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地位決定了如果黨內監督失效了,其他各類監督很難有大的作為,歷史經驗表明,黨的領導弱化、黨的建設缺失、全面從嚴治黨不力,黨的觀念淡漠、組織渙散、紀律鬆弛,都同黨內監督缺失有關,因此,加強監督首先要加強黨內監督。要強化黨內自上而下的組織監督,改進自下而上的民主監督,發揮同級相互監督作用。同時也要看到,黨內監督如果不同外部監督結合起來,就不能形成監督合力。因此,各級黨委應當支持和保證同級人大、政府、監察機關、司法機關等對國家機關及公職人員依法進行監督,人民政協依章程進行民主監督,審計機關依法進行審計監督。要重視民主黨派和無黨派的監督,自覺接受社會監督,虛心接受羣眾批評。總之,建立健全以黨內監督為根本、與外部監督相結合的監督體系,這是推動黨的自我革命的重要動力。

關於“關鍵少數”與“絕大多數”的關係

“關鍵少數”要在黨的自我革命中帶好頭、樹立榜樣,同時又不能忽視普通黨員這個大多數的基礎作用。在中國共產黨9100多萬黨員中,各級黨員領導幹部特別是黨的高級幹部是我們黨的“關鍵少數”,對推動和引領黨的自我革命具有極其重要的作用,所以,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對這些“關鍵少數”提出了更多更高的要求,概括起來説,就是要求他們信念過硬、政治過硬、責任過硬、能力過硬、作風過硬,自覺進行自我反省、自我批評。同時,我們也必須看到,普通黨員是9100萬中的絕大多數,是黨的主體性力量。拿廉潔自律來説,如果每一個普通黨員都能堅持公私分明,先公後私,克己奉公;堅持崇廉拒腐,清白做人,乾淨做事;堅持尚儉戒奢,艱苦樸素,勤儉節約;堅持吃苦在前,享受在後,甘於奉獻,那麼,黨內的各種不正之風和消極腐敗現象就會大大減少,黨內山清水秀的政治生態就會加速實現。依此類推,廣大黨員作用發揮好了,黨的自我革命就有了深厚的基礎。

關於批評和自我批評的關係。

應當堅持批評和自我批評並重的方針,把批評和自我批評這一黨的自我革命的鋭利武器用好、用夠、用經常。較長時期以來,批評和自我批評主要存在“四怕”現象,即“自我批評怕丟面子、批評上級怕穿小鞋、批評同級怕傷和氣、批評下級怕丟選票”。凡是有“四怕”的地方,都説明那個地方黨內政治生態或多或少有問題,應當加快糾正,讓批評和自我批評在黨的自我革命中發揮應有作用。要敢於自我批評,勇於對照黨章黨紀要求找不足、對照先進典型找差距、對照事業發展和羣眾意見找問題。要敢於開展相互批評,出於公心、以理服人、以情動人,允許被批評者有一個認清是非的過程,當然對問題嚴重的,也要猛擊一掌促其警醒。要推動批評和自我批評經常化,不僅在組織生活會、民主生活會上形成開展批評和自我批評的風氣,也要在平常工作中養成多聽上級領導、同事以及下屬的批評建議,多給領導、同事和下屬提意見建議的習慣,使批評和自我批評成為黨員幹部的黨性自覺。

(作者系民政部黨組成員、副部長)

來源:《機關黨建研究》2020年第9期

  • 關鍵字
  • 責編:段冬蕾

  • 微博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