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招募1000_80 (3)

一本區級的社會工作發展報告的出版價值

2017-07-24 10:10   南方日報 投搞 打印 收藏

0

“一本區級的社會工作發展報告,有多大出版價值?”6月,《廣東南海社會工作發展報告(2017)》(以下簡稱《報告》)由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第一次出版,第一作者、中山大學政治與公共事務管理學院副教授陳永傑如是自問。

1500862164(1)

“一本區級的社會工作發展報告,有多大出版價值?”6月,《廣東南海社會工作發展報告(2017)》(以下簡稱《報告》)由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第一次出版,第一作者、中山大學政治與公共事務管理學院副教授陳永傑如是自問。

《報告》聚焦南海區政府通過向基層政府下放採購權限,引領、刺激區域社會服務工作的發展。不僅梳理了南海社會工作的歷史及現狀,還直面挑戰和困難。這份基於南海區及鎮街兩級政府部門毫無保留的數據,兩次大型調研、十幾次座談的《報告》,最後滿足的要求是“只要是事實,都可以寫”。

“我希望它能幫助讀者從觀察社會工作在一個區的發展,尤其在它如何取得成績和何以遇到挑戰之中,一葉知秋地感受到社會治理創新在當代中國的展開歷程。”陳永傑最後給出了這樣的回答。

而他的老師,英國約克大學榮休教授、曾任歐洲社會工作研究聯會首任主席的蕭伊恩則在《報告》的序言中表示:“站在歐洲、北美及其他亞太地區社工界同仁的角度,這份通過一個區來透析華南社會工作發展的報告。”

●南方日報記者王詩琪

南海社會服務購買水平不遜於廣深

今年以來,隨着南海各鎮街社會服務洽談會接連舉行,一個又一個刷新紀錄的數字不斷吸引人眼球。3月,桂城宣佈今年“關愛基金”將增至1400萬元,以“融合”為新主題,建設關愛項目;6月,大瀝表示,今年將購買92個社會服務項目,全年預算投入2472萬元。

南海7個鎮街中,幾乎都設有購買社會服務的專項基金,比如桂城的“關愛基金”,大瀝的“關愛共融基金”等,此外,還有裏水的“夢裏水鄉創益基金”、獅山的“樹本”基金、丹灶的“有為基金”和西樵的“至善基金”。

這些基金的背後,正呈現出南海社會工作的一個極為重要的特點——“強鎮街”。

南海正式引入專業社會機構,是在2008年,南海羅村(現為獅山鎮羅村社會管理處),為解決“村改居”等社會問題。2016年,在南海社洽會上公佈的關於社會工作內容的社會服務項目總額已達到8105.9萬元。《報告》稱,考慮到南海為一個縣區級行政單位,户籍人口約為126.52萬人,這一購買規模並不遜於廣州、深圳兩個一線城市。

《報告》認為,由於具有“強鎮街”特點,社會工作“南海模式”呈現出去中心化的遍地開花模式。

事實上,南海區創益中心2012年成立,隨即全區推廣,7個鎮街全部建立創益中心,獅山鎮羅村管理處也保留了創益中心。加上遍佈N個城鄉社區的各類公共服務,南海由此形成“1+8+N”的社會創益體系。社會服務項目的培育和社會組織的孵化,都由創益中心負責。

“其實從鎮街層面推動社會服務有很大好處。畢竟社會服務是基於文化和社會問題產生,各地需求不同,從鎮街推動就能發展出滿足當地需求、獨具特色的服務。”佛山紅星社會服務中心負責人何思斯之前曾長期在廣州的社工機構工作,她對南海社會工作“強鎮街”的模式非常認同。佛山紅星社會服務中心目前提供的服務,主要是丹灶精神病患者社區康復跟蹤管理服務,以丹灶鎮為重點,個案項目覆蓋整個南海區。

數據顯示,2016年,南海區級單位共購買社會服務項目46個,合計投入資金約1783萬元,鎮街級單位購買社會服務項目242個,供給投入約6323萬元。無論服務項目還是資金投入,鎮街都是主力。

而鎮街中,又呈現出東部鎮街多於西部鎮街的狀態。大瀝、桂城分列南海社會服務項目購買的前兩位,大瀝鎮的投入尤為突出,2016年購買77個項目,財政投入1777.01萬元,佔全區總投入的21.92%。

社工委或將出台辦法統籌資源

“確實,南海社會服務‘強鎮街’的模式使其社會工作呈現出多元化、蓬勃發展的態勢,但同時也帶來了項目碎片化、標準多樣化的問題。”南海區樂眾社工中心總幹事餘欣説。

《報告》摘引了一段社工機構代表的訪談來説明這種鎮街“各自為政”的情況:“如(南海)民政部門發一個通知,要求鎮街開展工作,我們就會收到7個鎮街的通知,讓我們去開會,那麼行政成本就非常高了。”

碎片化的後果首要就是資源的浪費。“在參加一些社會項目評審的過程中,我就遇到過同一個機構在不同活動中‘指標兩報’的情況。”餘欣解釋,同一個社會服務機構可能會承接來自不同政府部門的購買服務項目,上述“指標兩報”的情況,是同一個“放風箏”的活動,既被用於精神病患者康復服務項目活動,也被用於該機構進行的社區矯正項目。

同時,何思斯提出了這種碎片化的另一個壞處——資源缺乏統籌,難以達到服務效果。“同一個單親媽媽患病,可能南海區婦聯有資源,區民政有資源,區衞計也有資源,但是它們可能都不知道要給什麼。”何思斯説。

《報告》指出,南海社會服務的“強鎮街”模式下,短時間內能更好地貼合鎮街自身特色和需求,但長此以往,將帶來南海各鎮街社會服務發展模式不一、發展程度不一等,也會帶來項目實行標準多樣化、施行效果難以持續、機構紮根南海成本高等弊端。

南海顯然也意識到了這一問題。19日,南海區社會工作委員會印發《推動鎮(街道)創益中心實體化運營的指導意見(試行)》(下稱《指導意見》),將鎮街創益中心的功能調整為社會觀測、社區社會服務組織孵化、社會服務項目研發、社區服務供給等四大功能,並細化出社會觀測報告、研發項目、孵化扶持社會組織數量等6個指標,將進行年度考核。

“《指導意見》中提到的‘實體化’,是通過統一南海區及各鎮街創益中心的功能、定位、方向、作用實現的。”南海區社工委專職副主任王曉娟説。

此外,南海區社工委科員陳曾悦透露,南海區社工委正在研究制定一份指導社會服務類的管理辦法,希望通過統籌社會服務資金、統一社會服務評估標準等,推動社會服務的標準化。

南海直面社會工作挑戰

陳永傑提及,蕭伊恩曾對他表示,中國社會工作的發展,斷不能抽離地方政府的政策過程,尤其是執行上的細節。如果像一些論文那樣,將整套社會治理創新的主要指標拿來與理論對話,只是“隔靴搔癢”。

從《報告》全文來看,無論是對南海社會工作項目、機構以及人才的發展,均尖鋭地指出了面臨的問題及挑戰所在。例如項目的碎片化、評估標準參差不齊、項目支持連續性不夠等對社工機構在本土的立足、服務的開展等帶來了極大的挑戰。同時,南海的社會工作人才還面臨着行業薪酬水平不高、流失率較高、專業化程度較低、督導資質缺乏統一認證等挑戰。

作為機構的代表,何思斯對此就有深刻感受。“現在南海應該要有一個統一的服務標準,推動社工專業化進程。”她表示,在缺乏標準化的情況下,政府也無法有效地評估其財政投入是否真正達到了預期的效果。

但同時,《報告》也肯定了南海社工機構面對挑戰的應對策略。例如,一些社工機構為自己定下的發展目標,是希望通過精品項目在某一領域成為行業龍頭,基於此再建立起一套相關領域的服務標準,並向全區推廣。

“書中不少章節展現出了艱難險阻,但我更希望大家感受到一線社工的那腔熱忱,然後看到整個行業的希望。”陳永傑説。

  • 關鍵字
  • 社工
  • 責編:張燕

  • 微博推薦